诗人流沙河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送别民众难掩悲痛

诗人流沙河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送别民众难掩悲痛
成都11月27日电 (岳依桐)著名诗人、作家、学者流沙河的遗体离别仪式27日在成都市东郊殡仪馆举办。流沙河的遗体被安放在“斯人弃斯世,步步远离朽木草;此河留此沙,粒粒据守真文明”的挽联前方。百余位社会各界人士从我国各地赶来,佩带白色纸花、手持白菊,与流沙河正式离别。图为流沙河遗体离别仪式现场。 张浪 摄  流沙河本名余勋坦,1931年出生于四川金堂。他是我国现代诗人、作家、学者、书法家。迄今为止,流沙河已出书小说、诗篇、诗论、散文、翻译小说、研讨专著等著作22种。首要著作有《流沙河诗集》《台湾诗人十二家》《庄子现代版》等。23日15时45分,流沙河在成都因病逝世,享年88岁。图为流沙河遗体离别仪式现场。 张浪 摄  遗体离别仪式现场循环播放着流沙河生前独爱的《二泉映月》。三鞠躬后,参与遗体离别仪式的人们逆时针绕灵一周,献上手中鲜花,表达哀思。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人都红了眼眶,还有人难掩沉痛,哭得无法自抑,用手一再拭泪。  “与先生往来的20余年里,他对家园的酷爱、对我国汉字和我国古典文学的酷爱与研讨让我收成了名贵的精力财富。”纪录片导演张阿泉24日晚特地从内蒙古飞到成都。他说,流沙河质朴、温文的性格,对晚辈的循循善诱以及“摆龙门阵”时一口流利的四川话都让人难以忘怀。“作为先生的学生,我未来在读书、做学问上,要继续学习他的精力,这也是对他最好的思念。”图为流沙河遗体离别仪式现场。 张浪 摄  “他生命的最终几天,还在想自己的工作计划,说自己还有东西没写完。”流沙河的老友、巴蜀学者袁庭栋说,流沙河曾用“一根干豇豆吊着,悬吊吊在甩”来描述自己欠佳的身体状况,但他从未中止过工作和考虑。流沙河幽默诙谐,和各行各业的人都能谈天,经常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和他往来让人如沐春风,惋惜的是,今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很惋惜。期望后人能学习他勤勉、乐于贡献的精力和谨慎治学的情绪。”  北京师范大学成都试验中学(原四川省立成都中学)高一学生邓中豪告知记者,流沙河是该校的出色校友,全校师生都为他的离去而感到哀痛。“我曾学习过流沙河爷爷的诗《抱负》,他的文字十分阳光、活跃,总是给人带来一股新鲜的力气。流沙河爷爷‘活到老学到老’的精力值得每一位学生学习。”(完)